<dd id="7ctsy"><track id="7ctsy"></track></dd>
<th id="7ctsy"><pre id="7ctsy"></pre></th>
  •    媒體資訊
    首頁 - 南方供暖成共識 關鍵看怎么收費

    南方供暖成共識 關鍵看怎么收費

    北方真的很熱?南方真的很冷?——供暖背后的“集中與分散”模式之爭

      15日開始,北京、河北、陜西等多個省市正式供暖,標志著北方大部分地區進入了冬季供暖季。近年來,每逢供暖期,呼吁“南方集中供暖”的話題都會成為熱點。不過,記者調查發現,在集中供暖的北方,不少居民仍然要忍受室內的寒冷;而在南方有些城市,90%以上的城市家庭配有取暖設備,冬天開始變得并不那么難熬。

      有專家認為,近年來,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,“南北方供暖之爭”其實已經演化為“集中與分散”的供暖模式之爭。

      北方:同一熱網住戶取暖效果大不相同,一戶不交費全小區受“連坐”

      “我在北方的寒夜享受春天的溫暖”。在多數人的印象中,北方的冬天因為有集中供暖而非常安逸、舒適,令南方人“羨慕嫉妒恨”。但事實上,對于不少北方居民來說,漫長的冬天同樣意味著要忍受寒冷的煎熬。

      “就一個字——冷!”北京朝陽區管莊西里小區的居民楊新月,住的是一個大約20多年前建的“90后”板樓,保溫性能較差,而楊新月又恰恰住在一層,室溫根本達不到18攝氏度的基本供暖標準。不得已,“雙十一”期間,她搶購了一大批保暖衣物。她說,小區內至少有二十幾戶面臨同樣的問題。“我的老家在江蘇,南方人都說北京冬天有暖氣很熱,其實這要具體看個人的居住情況。”

      事實上,在北方現行的集中供暖模式下,受樓層、樓體質量、管網等因素影響,即使處于同一熱網內的住戶,取暖效果也往往大不相同。交同樣的取暖費但“冷暖各異”,這往往令居民對供熱公司產生怨氣。

      在寧夏石嘴山市長慶社區,住戶李阿姨家東側臥室供暖正常,西側客廳卻長期“勉強溫熱”。“交了全額取暖費家里卻只熱一半的房間,冬天在客廳看電視要披棉襖。供暖公司說這一側的暖氣管道老化堵塞,熱水流不過來。”李阿姨說。

      除了樓體老化、管道“跑冒滴漏”等客觀因素,還有一些居民因“連坐”挨凍。銀川市綠地21城的一位業主說,物業公司提出要向燃氣公司預交100多萬元燃氣費,只要有一個業主不交暖費,小區整體都無法供暖。“屋里開了電暖氣還是凍得腿疼。”這位業主說。

      業主認為暖氣燒得不好拒絕交暖氣費,而供熱企業因收不回供暖費無力提供更好的采暖服務,這種“死循環”在集中供暖的北方十分常見。以北京為例,去年整個采暖季內,負責北京三分之一城區供暖的北京熱力集團接聽了約15萬個投訴電話,七成以上是投訴室溫不達標。與此相應的是一些市民拖欠暖費。“確實有惡意欠費的,一年年累積下來比較多。”北京熱力集團副總經理劉榮說。

      為破解這一“死循環”,北京熱力集團在前期試供暖時,側重老舊小區、低溫區和重點不熱地區,盡量提早解決暖氣不熱的問題;同時,相關部門正與社會征信體系機構磋商,或將惡意拖欠暖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。

      南方:90%以上的城市家庭配有取暖設備,采暖方式多元化

      “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,卻在南方被凍成了狗。”這個在網上流傳頗廣的段子,是不少北方人長期以來對南方冬天的印象。

      不過,中國工程院院士江億披露,調研發現,南方近年來采暖方式日趨多元化,90%以上的城市家庭配有取暖設備,具體包括蒸汽供暖、地源熱泵技術供暖,或者暖氣片、地暖、空調、油汀等家庭獨立供暖設備。當然,由于設備差異,供暖的效果不盡相同。

      清華大學建筑節能研究中心的調研報告顯示,并非所有南方城市有供暖需求,真正需要的是國家劃定的“夏熱冬冷”地區,包括上海、重慶、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、江蘇、浙江、四川等。這些省份冬季室溫遠低于北方城市集中供熱時的室內溫度。

      記者調查發現,上述地區近年來都陸續啟動供暖服務,規模和形式相較北方而言屬于分散型,卻讓不少人過上了相對的“暖冬”。在湖南長沙,市民董英使用燃氣壁掛爐取暖,她的鄰居有的使用空調、有的使用地暖。董英說:“我的房子90平方米,一般每年用4個月,家里有老人所以24小時開著,燃氣費約1500元,不貴、也暖和。”

      雖然南方以分散采暖為主,但也有城市逐步探索“集中供熱”。湖北武漢在2006年啟動“冬暖夏涼”工程,通過鋪設完善的城市熱網,讓數萬戶家庭受益;2010年頒布的《江蘇省節約能源條例》規定:“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進行城市熱力規劃,推廣熱電聯產……新建的開發區和有條件的住宅區、城鎮,應當集中供熱。”

      安徽合肥熱電集團相關負責人說,總體來說,南方的“集中供熱”以小區和一些公共建筑為單位,和北方相比仍屬于“分散”。也正因如此,服務手段更加靈活。該集團15日宣布,在當地12月5日的法定供暖時間前,需要提前用暖的用戶通過申請即可供暖。“我們盯著天氣預報,一有冷空氣過來,馬上申請開通暖氣。”合肥市報業園小區居民呂峰說。

      江億說,有人呼吁南方像北方一樣集中供暖,心情可以理解,但認識上可能存在誤區。一是覺得集中供暖是“福利”、有補貼,事實上,目前北方采暖多數也是個人自費;二是認為集中供暖方便、暖和。其實,冷熱不均、環境問題都困擾著北方老百姓。更何況,南方的能源種類、氣候和生活習慣與北方截然不同。

      集中還是分散?算好經濟、節能、環保“三本賬”

      記者采訪發現,隨著南方極端天氣增多和老百姓生活質量要求的提高,各界對于“南方也要供暖”已達成共識,當前爭論的焦點其實是在于如何供暖。為比較集中和分散兩種供暖模式,可以先算“三本賬”。

      一是老百姓的“經濟賬”。傳統的集中供暖按面積收費,供熱時間早晚、暖氣溫度高低甚至家中是否使用,都得按同樣標準交費,這也是老百姓最大的“吐槽點”。

      家住北京西二旗的李女士告訴記者,她的房子面積140平方米,如果集中供暖,按照每平方米30元的標準,一年采暖費4200元。她和家人選擇壁掛爐采暖,出差或是天暖些就關上,天冷了就開,溫度適宜,一年下來大約花費1600元。

      二是環境的“治理賬”。近年來,一到供暖季,北方霧霾指數便迅猛飆升。為降低燃煤污染,北方要求使用優質煤,北京更是全面“煤改氣”。不過,劉榮等多位業內人士指出,燃氣鍋爐與燃煤相比,粉塵、二氧化碳減少了,但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依然很大,而氮氧化物是霧霾的重要成因。

      江億說,無論是燃煤還是燃氣,在集中供暖模式下都難免造成污染,建議在條件適合的城市,更多使用燃氣壁掛爐等“分戶式設備”。像北京回龍觀等區域,新建小區幾乎都安裝了燃氣壁掛爐。清華大學建筑節能研究中心調研發現,使用分戶式設備操作更自主,所產生的排放相對更少。

      三是國家的“能源賬”。記者了解到,集中供暖主要有三方面的能源損耗,一是管網熱損耗,尤其是長途輸送,二是建筑熱損耗,三是一些居民“開窗散熱”等不良習慣帶來的浪費。其中,建筑損耗占比達到40%以上。所以無論南方北方,當務之急是對老舊小區做好節能改造,新建房屋必須提高節能標準。

      業內人士建議,從節能角度看,由于天然氣的稀缺,北京“煤改氣”后應更多使用壁掛式燃氣爐,否則把燃氣用于熱電聯產或大量鍋爐房,用量大、損耗多;對于沒法實現“煤改氣”的絕大多數北方城市,以及江蘇徐州等煤炭資源豐富、電廠較多的南方城市,還是要依靠燃煤集中供熱,但在熱源上可以更多加入工業余熱,減少優質煤損耗、降低污染,同時,在計量方式上不能像以往那樣“一刀切”,需要探索更靈活的“分散計量”。

    黑人刚破完处就三P,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,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_露脸